我为什么辞职离开某私募(三)

就这样到了年终,boss说我过去没有干出啥成果——tmd一堆破的不能再破的策略让我来修理,当我是扁鹊贱蔡桓公么?我不是收容站,不是神医圣手,不能将任何策略医治好。没有成果怪我咯。。。还说部门亏损,工资也不加了。哼哼,加不加已经无所谓了,但是当我发现你给一个策略代码写的巨烂的一个同事加500大洋你让我说你眼眶里的那个球是义眼么。
Continue reading

我为什么辞职离开某私募(二)

半年过去,激情褪色。人进入了痛苦的阶段,不过我坚持不输出价值,尽最大可能吸饱自己,反正各取所需,我也没懒到天天晒太阳。

遥远星球的那个人竟然在股灾的时候发现一个现象,并大胆让我写成策略,确实,八月的行情很适合,但是这种基于现象的策略,在时间的致命一击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连懂事长都看不下去了。很难想象,我是抱着怎样的复杂心情来报告懂事长这里有个奇葩策略的。
Continue reading

我为什么辞职离开某私募(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辞职这个事情,大多数人都对此表现的比较隐晦,毕竟人走了茶都会凉。但是不敢于直面生死的人,必定不敢于谈论生死,也必定害怕自己肉体的生灭。

我有幸碰到一群敢于谈论生死的朋友,因此才有机会和胆量,在此放肆一谈过去的一段在私募做量化研究员的经历——最终我离开了那里,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私募。辞职离开这家私募,折射出整个行业、人群的一些令人忧虑的现状,也潜伏着未来这个行业的格局,以及从业者的归宿。

XX投资是一个小私募,不起眼,排排网上都无名,但是盈利就像奶牛的鲜乳一样,被一个个鲜活的手指以及无情的程序挤出。

而我就是研究是否存在更高效挤奶程序的人。刚来到公司的时候,满腔热情,以为终于可以在一个很专业的环境,100%投入精力来研发印钞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