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辞职离开某私募(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辞职这个事情,大多数人都对此表现的比较隐晦,毕竟人走了茶都会凉。但是不敢于直面生死的人,必定不敢于谈论生死,也必定害怕自己肉体的生灭。

我有幸碰到一群敢于谈论生死的朋友,因此才有机会和胆量,在此放肆一谈过去的一段在私募做量化研究员的经历——最终我离开了那里,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私募。辞职离开这家私募,折射出整个行业、人群的一些令人忧虑的现状,也潜伏着未来这个行业的格局,以及从业者的归宿。

XX投资是一个小私募,不起眼,排排网上都无名,但是盈利就像奶牛的鲜乳一样,被一个个鲜活的手指以及无情的程序挤出。

而我就是研究是否存在更高效挤奶程序的人。刚来到公司的时候,满腔热情,以为终于可以在一个很专业的环境,100%投入精力来研发印钞机。

和过往入职一样,我来到这里,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里一辈子,虽然目前这个地方犹如新鲜的胎盘,能供给我膨胀所需的养料。来这里的第二天我就得知公司的一些糗事,比如利润分成比例低,奖金递延,管理混乱,领导水平低等等,不过我从未因此伤心,因为我有自己的使命。

我就是个赏金猎人,拿钱做事,做事拿钱。头半年我兴致勃勃地写起代码,回测来自遥远地方的一个人的想法。那个人的策略描述极其富有自负的说服力,仿佛他就是市场中的上帝,他的策略就像价格运动的规则,让市场有一种必须服从的威严。But然并卵。

老板总觉得别人的策略nb,就像总认为别人家的老婆漂亮一样,我们这帮土鳖是不配写自己想法的,boss最终会pay for his bill FINALLY,只不过他在付这个账单的时候,是在被落井下石的时候。

既然发现我和公司各有所需,因此暂时求同存异,像奖金递延这样的抠门规定,决定了我永远不会给公司带来任何可盈利的策略——这是两败俱伤的,但是损失我尚可suffer。我觉得给那帮农民带来摇钱树简直无法对得起更加辛劳的工作者。

这一切都是在进公司后的几天内决定的,无情但有利,平衡了双方的诉求。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就写别人的策略,一个大策略有几个子策略,子策略之间有交叉和依赖,代码写了2000行后发现简直就是一个bullshit。面对这样牛粪的结果,策略提供者也不能再像神一样给予最后的指点。

写这种人的策略就是重复我自己走过的路,没有意义,但是只要boss觉得ok,别人的策略还是要继续写的,每月给我付的工资在他们眼里是可承受的,确实,他们有些钱来的确实太easy,还没到需要量入为出的拮据地步。

虽然我暂时没能提出很好的策略,虽然我对来自遥远星球的策略不屑一顾,但是我懂得在这时候夹着尾巴做人,将要学的知识慢慢铺开,摆出我做不好策略但是我人品好的样子,至少不会引起反感。什么小波分析,什么统计学习,什么神经网络统统搞起。如果老板觉得我输出价值太少,就抖出点料喂喂他们,但我不会一次性喂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