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辞职离开某私募(二)

半年过去,激情褪色。人进入了痛苦的阶段,不过我坚持不输出价值,尽最大可能吸饱自己,反正各取所需,我也没懒到天天晒太阳。

遥远星球的那个人竟然在股灾的时候发现一个现象,并大胆让我写成策略,确实,八月的行情很适合,但是这种基于现象的策略,在时间的致命一击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连懂事长都看不下去了。很难想象,我是抱着怎样的复杂心情来报告懂事长这里有个奇葩策略的。

接着又是个外部策略,丝毫不懂策略症结的p孩对我瞎指挥,战略战术的问题都没办法分清,就想拿这个策略搞5-5分成,图样图森破。策略出了战略性的问题,却用战术性的tricks修补,我也是醉了。公司之前出过这样的例子,一个写代码的拼命为一个不懂策略的人写代码,最后写代码写出了辞职——在错误的方向上飞奔,只能死得更快。

我继续积累,我继续夹着尾巴做人,我继续保持谦虚好学的image,我继续为了一个更大的局,直到有一天,这里的空间无法容纳我。

我鼓起了勇气学C++,学Py来为一条我梦寐的全栈路铺上第一块石板。现代教育分专业驯化学生,只为了他们能够成为未来最精致的螺丝钉,but要想成为剥削者,需要更加全面的技能,螺丝钉教育已经让很多人以为,毕业后找个工作攒钱结婚买房生娃养孩就是一个梦幻序列。

题外话,今天在瓷器的国度,没有农民工和螺丝钉,谁来被剥削?没有非洲,亚洲人民怎样过上好日子?这个世界总是需要弱者的,强者相对于弱者的富裕倍数在人与人的剥削制度下还是有上限的,但是在未来的机器人社会,强者和弱者之间的绳子可能会松开,强者可能迈向穷奢极欲,而弱者寸土不沾——连能证明自己来过这个星球的印记都没资格留下。

世界需要搅屎棍,打破固化的阶层,制造所谓的世界级随机性,从而诞生出下一批弱者,接受强者的剥削。一些不满的人就写出了类似红楼的小说,追忆自家辉煌的过去。

题回正路。遥远星球的所谓上帝的策略,以及P孩的策略都被时间拖成灰了,这东西你说他策略不好没用,非要boss死心才算完,这时候我的心已经死了n次了。

更无聊的还在后头,boss看我见佛杀佛,来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在我手里烂掉,就开始宣传他自己的策略思想了。说实话根据两根一快一慢的指标线找到行情的高低点然后根据高低点的排列判断未来涨跌的概率本身这个想法没有什么问题,可以做,我也见过成功的例子。But我们老板天生怕吃臭虫,喜欢把这样的思想应用到准高频上,我只能呵呵了。

2个月后,我还在忙这个该死的策略,不管我是为了自己的进步争取所谓的时间和空间,还是确实探求快慢线的奥秘,总之我就是拖了几个月做了无数的策略变种。最后成功的策略没搞出来,倒是学会了用逻辑分支来快速适应策略逻辑变更的需求。

基于快慢线的策略终于让我见到就吐,每天看到那堆最熟悉的陌生代码,连将数据加载进去的力气都没有。索性在周报中瞎编一些改进尝试,让大家心里好受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